• 返回

  • 前进

  • 刷新

  • 大字

  • 小字
《花火》: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2016/4/2 10:20:29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北野武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日本导演,他的电影有着极强的个人风格,主题往往在暴力和温柔两个极端游走,前者如《凶暴的男人》、《奏鸣曲》、《座头市》,后者如《那年夏天宁静的海》、《菊次郎的夏天》等。


 

看北野武的电影,你常常会惊异于暴力和温柔的和谐统一。“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就是对北野武电影风格的最佳阐释。暴力和温柔就像北野武的A、B面,它们互相矛盾而又彼此共生,互相对抗却又彼此成就。


 

北野武的电影有一种凄凉的美感。他喜欢用偏蓝的冷色调来传递忧伤的情绪,这种风格后来被称为“北野武蓝”。事实上,除了蓝色北野武还特别喜欢另一个颜色,那就是红,鲜血的红。静谧的蓝和鲜艳的红晕染在一起,共同织就了北野武瑰丽而独特的影像世界。譬如1997年的这部《HANA-BI》。


 

在日文中,HANA是花的意思,BI是火的意思,电影《HANA-BI》直译过来就叫《花火》。花是安静的,脆弱、美好而易逝;火是跳动的、危险、灿烂却能带来温暖。藉由《花火》,北野武表达了他对人性的鲜明态度:对美好,他怀有无限温柔;对邪恶,他嫉恶如仇。

西佳敬(北野武饰)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刑警。除非必要,这个男人从不轻易说话。无论对自己的同事,对坏人,还是对自己的妻子,他都惜字如金。比起说话,这个沉默的男人更喜欢行动。


 

在一次抓捕任务中,由于西佳敬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嫌疑犯制伏,导致共同执行任务的两名同事一死一伤。盛怒之下,西佳敬将手枪中的子弹全部打进了嫌疑犯的脑袋。因为严重失职,这个男人丢了警察的差使。


 

西佳敬向一伙流氓借了高利贷。他用这些钱给残废的同事买了画笔、画纸和一顶画家戴的贝雷帽,剩下的钱则全部给了牺牲同事的遗孀。面对他们的感谢,他沉默不语。


 

在酒吧喝酒,同事劝他想开一些,让他不要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他喝着酒,没有说话。


 

蛟龙下海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放高利贷的小混混找到了这位威风不再的警察,他们一边叫嚣着让他还钱一边肆无忌惮地羞辱着他。这个沉默的男人爆发了,他将一双筷子插进了对方的眼睛。

在北野武的电影里,暴力总是毫无征兆地突然到来,让人猝不及防。面对无处不在的暴力,北野武旗帜鲜明地竖起了“以暴制暴”的大旗。在他看来,根植于人心深处的恶是无法移除的。面对人性之恶,他提倡连根铲除而非淳淳教化。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个小混混向西佳敬求饶,西警告说“下次我会杀了你”,然后就把他给放了。没想到这个小混混回去后竟然纠集了一队人马又卷土重来。有些人就是这样无可救药,天生就坏到了骨子里,无论你给他多少次机会他都恶性难移。这一次,这个小混混摇尾乞怜的求饶不再管用——西佳敬把子弹射进了他的脑浆。


 

北野武的作品从不掩饰人性之恶,更不掩饰对人性之恶的厌恶和绝望。这种深深地厌恶和绝望最终演化成了大银幕上的那抹沉默和忧伤。这就是北野武为什么如此钟情于“北野武蓝”的重要原因。


 


如果说人性之恶就像无边的黑夜,那么世间的那些美好就是绽放于其间的烟火
——在那短暂但却灿烂的瞬间,黑暗的夜空被照亮,漫长而乏味的人生仿佛也有了意义。这让我想起了《指环王》中山姆的一句对白,“There’s something good in this world, it’s worth fighting for.”


 

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都会对影片中那个残废警察画的那些充满了天马行空般想象力的画作印象深刻,事实上,这些画作全都出自北野武之手。透过这些画,我们可以窥到北野武内心世界里最柔软的一个角落。


 

在日本绝大多数的家庭里,丈夫回家时总会大声地说“我回来啦”,妻子则会放下手中的事务微笑着回应“欢迎回家”。可是当西佳敬回到家中时,等待和迎接他的却是沉默。


 

他的妻子正痴迷地玩着七巧板的游戏,西佳敬则饶有兴致地坐在一旁观看。过了一会,他将两块草莓蛋糕取出,一块递给妻子,另一块留给自己。没想到,他的妻子竟然将他的那份也夺了过去,脸上还带着一副“为什么不全部给我”的表情。观众惊掉了下巴,西佳敬却依旧沉默着,只是右脸的肌肉时不时神经质地抽搐一下。


 

熟悉北野武的观众都知道,北野武的右脸因为早年的一桩车祸而落下残疾。因此,当镜头对准北野武那张沉默而僵硬的脸时,他饰演的人物往往被赋予了一种神秘而荒诞的气息。大概自己也觉得难为情吧,他的妻子将蛋糕上的一小颗草莓又递还给丈夫。面对着自己的妻子,面对着盘中的那一粒草莓,面对着这荒诞的一幕,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翘了翘嘴角,笑了。


 

和大多数作品一样,北野武为他饰演的角色设置了一种悲凉而绝望的宿命感。影片中的角色通常都要和环境和命运做困兽之斗。然而在《花火》中,命运之神并没有眷顾这个这个步入中年的落魄男人。西佳敬失去了孩子,失去了事业,如今正在失去家庭——他的妻子罹患绝症,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命运可以夺走一个男人的事业、家庭和一切,却无法夺走一个男人的尊严。面对着命运对自己的放逐,西佳敬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做一个不屈的男人。西佳敬到废旧汽车厂买了一辆出租车并把它改装成一辆警车。随后我们就看到了荒诞而悲凉的那一幕:一个假警察开着一辆假警车抢了一家真银行。


 

虽然西佳敬已经不再是一个警察,但他依然坚守着自己做人的原则——欠债还钱就是其中之一。抢完钱后,西佳敬连本带利地一次性还清了高利贷。没想到高利贷的混混却见利忘义,竟然想抢走他剩下的钱。无论是否身为警察,我都将伸张正义——抱着这个信念,在一个雪夜,西佳敬独自一人坐进了那辆塞满了坏蛋们的轿车,然后关上了车门……


 

唯君子能爱人能恶人,这句话体现在西佳敬身上真是再贴切不过。对待坏蛋,他有着秋风扫落叶般的残酷和决绝,但对待爱人,他却有着孩童般的赤子之心。在妻子最后的日子里,西佳敬陪着妻子四处旅行。他们一起在湖边垂钓,一起去寺院敲钟,一起到北国赏雪,一起在黑夜燃放烟火,一起在海边看云卷云舒……


 

根据走访调查,两位警察尾随着西佳敬的踪迹来到了海边。坐在车里的西佳敬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警车和两位前同事,他低下头,拿出手枪,然后默默地将两颗子弹上了膛。

在海边,迎着风,西佳敬不发一言,他只是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女人。依偎在丈夫的怀里的妻子微笑着对他的男人说了最后一句话,“谢谢你。”


 

“谢谢你”,对相爱的人来说,有这句话,就够了。


 

电影的镜头缓缓地从两人的身影移向深沉的大海。不一会,画面外传来了两声枪响。


 

听!那就是花火绽放的声音。

谨以本文送给北野武,送给这个“最温柔的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