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前进

  • 刷新

  • 大字

  • 小字
专业播音主持人员常见读音问题分析及对策

2016/3/7 19:43:55

 何为专业播音主持人员?在我的界定中就是系统学习过播音与主持专业或长期专职从事播音主持职业的人员。

 

 

简而言之两个问题:1、“学过吗?”2、“干过吗?”

 

如果你的回答是一个或者一个以上的肯定答案,恭喜你,你身边的朋友有不会读的字词肯定先问你而不是先翻字典。因为在普通大众的眼里,播音员主持人肯定不会读错字。

 

这既是大众的长期意识,也是身为一个播音员主持人所必备的职业素养。但现实情况往往是观众在电视机前吐槽“怎么这个主持人不识字?”

 

接下来我们一起来分析专业播音主持人员出现字音误读的原因,并给出对策。

 

一、形近字误读

 

形近字误读属于比较低端的错误,简而言之就是“看错了”。

 

冶治、臣巨、己已巳、眯咪……晃眼一看是不是真的难以辨认?

 

有的同音形近字比如“眯”、“咪”读错就罢了,反正观众也看不到台本和题字器,但读音不同的形近字往往就会闹出笑话,最经典的例子莫过央视主持人董卿在2010年元宵晚会上,将古诗“花市灯如昼”误读为“花市灯如书”,“昼”的繁体字“晝”和“书”的繁体字“書”,你能分得清吗?

 

对策:

 

以我的自身经验来看,会发生形近字误读的大部分原因都是前期没有做功课,看着稿子眼生,只能“觉得是啥就读啥”

 

要避免这样的窘态,有两点解决方法:

 

1、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认真过一遍稿子,有不确定的字赶紧查。

 

2、时间不充足的情况下,做到提前预览,结合不确定字词的上下文和语意推测读音。治冶难分,但是“治水”和“冶金”好辨。

 

二、多音字误读

 

多音字误读太频繁了,因为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各种古代的错别字通假字到现代就成了多音字。根据统计《现代汉语常用字表》里有13.65%的多音字!通常情况是,我们知道这个字是这么读的,但我们不知道这个字还能这么读。

 

主持人林海就曾经在一期节目中将林海将女红(nǚ gōng)误读为女hóng,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多音字误读。女红指女子所做纺织作品,最初写作“女工”,后来人们更习惯用“女工”指代女性工作者,为避免混淆,“女工”的本义被转移到“女红”一词上。

 

由此可见,多音字不仅仅是古代通假字的延伸,更有区别词义和词性的意义。

 

节目类型的多样化也会因感情色彩产生多音字的问题。比如“薄”读“báo”的时候往往出现在生活化的口语中,“哇,张师傅切的豆腐皮儿真的很薄(báo)!” 读bó的时候偏正式“她用自己单薄(bó)的身体支撑起了一个濒临破裂的家庭”

 

对策:

 

据义定音

 

根据意义、词性的不同区分读音

 

因事而异

 

了解自己所处的场合以及所要表达的事情

 

三、形声字误读

 

水獭的“獭”读“lǎn”? 莘莘学子的“莘”读“sēn”、“xīn”?

 

没错,汉字百分之九十都是形声字,但是语音和字形演变了那么多朝代,如今四分之三形声字的声旁都不能准确代表整个字的读音了, “有边读边”这样的淳朴理解不适合现代播音员主持人。

 

对策

 

读错形声字只有两种原因,1、学得不够多,2、错得不够多。

 

为了让自己少错点儿,还是多背字典吧。

 

我曾经把《现代汉语词典》当打发时间的读物来看(当然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不时就爆发出“哦~ 原来如此~~”“哇~这个字还能这么读~”“咦?它居然还有这重意思”的恍然大悟感~ 偶尔显摆显摆自己的知识量也能用得上。

 

四、 古音今读

 

在文言文、诗词、成语中有很多古代的读音,和现代读音不尽相同,我们应该读古音还是今音呢? 这真是让人头大的一个问题。

 

比如高处不胜寒,胜的古音是阴平,今音是去声,该如何选择?我读古音了会不会又观众觉得我读错了?读今音又会不会受到学者抨击?

 

把这点小心思放下吧,让我们从专业角度来选择读音。

 

对策

 

我们常见的古音的出入于以下两个“场所”

 

1、成语、2、古代文学作品

 

在成语这方面,通常情况下读古音。因为成语往往背后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字就代表了极其丰富的内涵,比如暴虎冯河,冯的古义是“凭”的意思,这个成语中沿用的是它的古义,因此也该沿用它的古音——píng

 

所以遇到成语时,查查字典还是很有必要的。我相信没有人不认识冯字,但也相信肯定有人不知道冯的在这个成语中的读音。

 

2、古代文学作品

 

不产生意义区别和押韵问题的情况下,从今音,如“白”字,古音bó,但在“白蛇传”一词中就完全可以从今音bái ,但在《琵琶行》中有这么一句“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最后一个白字为了押韵应读成bó

 

那么回到开头的问题,高处不胜寒的“胜”应该怎么读呢?

 

小提示:“胜”在古汉语中的读音分两种情况,当其作“能承担,能承受”或“尽、完”解时读“shēng”,除此之外则应读“shèng”。在现代汉语中只有后一个读音,意为“在斗争或竞赛中打败对方或事业达到预定目的”